李逵深受宋江的器重,是宋江的铁杆粉丝和最忠实的奴才。他是乡下的农民,却有着和朴实憨厚的农民,截然不同的性格特征。他的思维方式和行事作风,有时比土匪还要暴虐和残忍。

第一大特征:不怕死。

宋江和戴宗,被押上法场,眼看要被砍头。此时,梁山上的那伙人,已经埋伏在法场四周,伺机而动。李逵,此时也焦急地隐藏在某个角落。当刽子手要举起砍刀时,李逵赤裸着上身,霹雳似地爆喝一声,从半空中跳下来。抡起板斧,将刽子手砍倒。但凡刑场,戒备森严,有军队把持着,没有过硬的武艺和胆量是不敢劫法场的。

李逵的武艺在梁山好汉里面,只是三流水平。但他有一身蛮力和不怕死的精神。大胆的就怕不要命的。对于随时豁出命的人,是可怕的。李逵杀了刽子手,对宋江和戴宗的生命最大的威胁已经解除了。李逵又急吼吼的冲向了监斩官,士兵都拦挡不住。监斩官,调转马头,飞也似地逃命。李逵切萝卜砍瓜一般,只顾朝人多处砍杀。

猛男李逵,此时已忘了救人的使命,大杀大剐。晁盖连忙下令,让那两个背着宋江和戴宗的小喽啰,紧跟在李逵后面。尽管,晁盖不认识李逵,但看的出来,李逵是自己人。面对敌强我弱的形势,跟着一个不怕死的人,也给梁山的一百多人壮壮胆。

第二大特征:善恶不分。

在李逵有点弱智的头脑里,他分不清善恶好坏。谁给他钱花,谁对她好,他就替谁办事。这点,倒像是土匪的生存逻辑。李逵只管往人稠密的地方跑,杀散了官军,就开始杀看热闹的老百姓。当时人们慌做一团,到处乱跑。很多无辜的人撞在李逵的板斧上。李逵只管乱剁,只求杀的痛快。

李逵杀到了江边。此时,已经冲出了官军的围追堵截,该歇会儿了。可李逵已经成了杀人狂魔,大脑失控,停不下了。晁盖看不下去了,喝道:“与百姓无关,别伤害他们。”李逵装聋作哑,只管猛砍。晁盖亲自见识了,什么叫惨无人道。更绝的是,李逵在后来作战时,往往敌我不分,杀了敌人,连自己人也顺便砍了。他只图杀个痛快,之于后果,他不考虑。李逵若在现代的战场,敌我不分端上冲锋枪乱扫,长官会一梭子撂倒,连上军事法庭都免了。

第三大特质:是非不明。

愚蠢和不健全的心理,导致他是非不分。梁山上最不晓事的也许是李逵,因为他没有头脑。他更像是舞动板斧的杀人机器,由宋江操纵和遥控着。大伙儿跑到江边,望见一座庙。李逵两板斧砍开庙门,众人将宋江和戴宗安顿在里面歇息。李逵还不消停,提着斧子到处乱窜。宋江说:“兄弟,你上哪里去?”李逵答:“庙祝这厮,大白天关了庙门,我想杀了他祭门。”

非常之人,其思维方式往往大异常人。有祭奠苍天鬼神的,没听过祭门的。宋江一句话,制止了李逵的杀戮:‘’兄弟,别光顾着杀人,来拜见一下这几位头领。”李逵全然不会把梁山上的几个鸟头领放在眼里,但他听从宋江的,望着晁盖,象征性地跪了一下。

后来,导致朱仝上梁山的罪魁祸首,虽说是吴用,但李逵脱不开干系。为断了朱仝的后路,吴用借跟朱仝谈话的间隙,李逵偷偷抱走了朱仝上司的孩子。在树林里,一斧子,将小男孩的脑袋劈成两半。朱仝看到孩子死于非命,要跟李逵拼命。幸好有人在场,否则,两人一定拼个你死我活。

上了梁山的朱仝,这辈子都无法原谅李逵。若没有宋江这个黑老大护着,扈三娘和朱仝是最有可能掐死李逵的人。对一个四五岁的天真烂漫的小孩下毒手,杀人如麻的武松估计不忍心,而林冲和鲁智深更不会去干。这个使命,让弱智得看上去很天真的李逵去完成,再合适不过了。

《水浒传》里对李逵不惜笔墨的刻画,最终塑造的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和强盗。这种人,上了刑场,应该千刀万剐才是。